您的位置:主页 >> 行业应用 >> 正文

永中科技面临破产清算 国产办公软件被逼墙角

http://www.51itapp.com ◎ 2011-05-03 00:00 IT应用网 编辑:cyfloel 评论:0
永中科技的衰落,不仅让令中国软件产业界振奋的“中国办公软件保卫战”彻底沦为历史,更昭示着中国已无可挑战跨国巨头的通用办公软件
关键词: 国产 办公 软件 永中科


从意气风发到债务累累沦为法庭被告,永中科技在近5年内的遭遇令人唏嘘。


  4月6日,《IT时代周刊》从相关方面获悉,“永中集成Office”开发商无锡永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中科技”)在最近被告上法庭。原告方为无锡高新科技创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锡科创”),它起诉永中科技的理由是“未能及时清偿房租、物业费和水电费,且资不抵债”。


  永中科技曾在2003-2005年间的“中国办公软件保卫战”中风光一时,其代表产品“永中集成Office”因在和微软的多次竞争中中标多个省市的政府办公软件采购项目,与金山公司的“金山WPSOffice”并称国内两大通用办公软件。国际科技委员会在2001年出具的鉴定报告显示,永中Office先期解决了微软Office未解决的跨平台操作、随时储存等12个方面的问题。


  但自2006年开始,永中科技的运营每况愈下,公司内部也不时传出高管不和的信息,直至面临资产清算的结局。对此,金山游戏副总裁CTO陈飞舟不无感慨地表示,“都是商业模式惹的祸。”


从辉煌到没落


  永中科技在2000年1月24日由江苏省无锡新区经济发展集团总公司和海外的百慕大EvermoreSoftware公司共同投资成立。永中科技中外双方的股权结构为51%和49%,在由5人组成的董事会中,无锡方面占据3席,但是,鉴于外方投资机构掌握有产品的核心技术,双方同意由百慕大EvermoreSoftware的法定代表人曹参出任永中科技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且由百慕大EvermoreSoftware负责永中产品的海外营销。


  曹参,祖籍上海,4岁时随家人到台湾,1968年赴美深造,1980年在美国丹尼森系统工程公司负责企业系统软件产品的研发。到了1983年,曹参回台湾自主研制了电子表格软件。1999年,在一次回大陆探亲的过程中,他遇到了担任江苏江阴市统战部负责人的远房亲戚章燕青。章遂将他推荐给正在寻找高科技项目的无锡市政府。2000年初,无锡方面和由曹参发起成立的百慕大EvermoreSoftware各出资270万美元和120万美元共同成立永中科技。此后,曹参揣着400万美元,带领着100多名毫无大型软件研发经验的员工,开始研发在他大脑里早已成型的集成Office。


  借着政府办公软件正版化的东风,以及社会对国产软件的高度期望,永中科技在前几年的政府采购项目中很是风光,频频获得政府和教育部门的青睐。其官方资料显示,在2004年的政府采购中,他们中标21个省市,占据该年度省级政府采购除微软外的最高份额;在2005年度的地市级政府采购中又中标40余家,在数量上超过40%,在整个地级市采购中也超过微软占据国内第一的份额。


  此后,随着政府办公软件正版化基本实现,政府部门采购项目逐年减少,永中科技的经营业绩一落千丈。资料显示,永中科技在2005年实现销售业绩2071万元,2006年陡降为888万元,2007年继续下滑至549万元,2008年小幅增加至613万元,2009年前3个季度的销售额只有200多万元——这也是永中科技最后的业绩统计数字。相应的,永中Office的市场占有率从2004年的最高点20%下滑至如今不足10%。


  为了挽救公司,永中科技在2009年10月27日举行了临时董事会决议,决定“由永中科技象征性出资与中方(或第三方)资本联合组建一个新的公司,同时授予新公司现有知识产权的使用权。”


  一个月后,无锡永中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中软件”)成立。其中,永中科技出资1万元,占股0.04%,专注于中国软件及服务产业投资业务的北京华软投资出资2500万元,占股99.96%。2010年1月7日,华软投资将50.96%的股份赠送给永中科技,使后者股份占比达51%,成为永中软件的控股股东,但曹参和原永中科技的外方股东被排除在了永中软件董事会之外。


  经过资本运作和业务转移,永中科技成了没有实体的空壳公司。


永中内讧


  “尽管永中科技经营困难,如果能够获得国家‘核高基’项目的资助,加上地方政府的配套,企业也许能够走出困境。”一位核高基专家在听闻永中科技的现状后曾作出如此表示。“核高基”是“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的简称,该项目是2006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与载人航天、探月工程并列的16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获得“核高基”认证的项目可获得国家财政资助。


  永中软件曾在2010年10月申请“核高基”,但却遭到曹参的阻挠,他连续发表言论指责永中科技“公司董事长未经董事会决议非法将所有员工和知识产权转移至新公司永中软件,妄图由此申请和冒领1.8亿元核高基资金”。


  曹参未能进入永中软件的董事会,但他作为永中软件控股方永中科技的投资人和副董事长,与前者有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害关系,他为何要对有利于永中软件的事情加以反对?


  经本刊记者调查后得知,自2008年始,曹参一直与无锡方面不睦,对永中科技的改组和自己被屏蔽于永中软件董事会之外的事情亦深有不满。


  截至2008年初,永中科技累计负债4000余万元。同年3月,“因管理期间公司经营状况不佳”,董事会把曹参担任的永中科技董事长和总经理职位同时转移给方存好,曹退居副董事长。


  由无锡方面主导的此番人事变革未能改变公司的命运。到了2009年,永中科技出现“现金链断裂,拖欠员工薪资,核心人员外流”等问题,增资、重组等议程摆上了台面。


  然而,在2009年10月27日举行的临时董事会上,曹参和另一名外方股东对重组议案投了反对票,“因为一旦重组实现,永中Office的知识产权将不再归属曹参本人。”但是,由于永中科技的3名中方人员都投了赞成票,重组议案得以通过。随后,曹参被排除在永中软件的董事会之外,华软投资的唐敏、永中科技董事长方存好和永中软件总经理刘明进入了董事会。


  2010年2月,方存好向无锡法院提出诉讼,指出重组后的永中科技在对公司进行财务审计时发现,曹参实际发往海外的永中Office软件数量与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账册上“数字差距巨大”,且所得账目“未汇入永中科技的账户”,而EvermoreSoftware和曹参始终对永中科技发出的“支付公司货款、缴纳国家税收并支付公司权利金”的要求置之不理。无锡法院受理了这起案件,曹参被限制出境。


  但彼时曹参只说“这是方存好一贯的瞒上欺下伎俩”,却没有“披露内幕”,直到看到“一个负债4000万的公司竟然还可以申请国家近1.8亿元的资助”才站了出来。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永中软件顶着“永中集成Office”的名义去申请“核高基”的确属于冒名顶替。


  永中科技走到今天的地步,确实令不少业界人士感到惋惜。“在这背后还是利益之争。”一位业内人士直言,“无论是过去的永中科技,还是现在的永中软件,其企业管理和产权管理都是混乱和不透明的。”


国产软件之困


  有分析认为,因为财政上的捉襟见肘,永中科技的倒下已无悬念,但它对中国通用办公软件带来的影响却不得不引起各方重视。在同一时期,与永中Office齐名的金山WPS、红旗RedOffice等国产办公软件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红旗RedOffice由北京红旗贰仟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红旗2000)研发,是第一批被政府采购并使用的国产产品。但它在2010年爆出技术“造假门”而失去了国家财政资助的资格。据开源技术专家、前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副秘书长袁萌说,RedOffice90%以上源代码复制于开源的OpenOffice。而OpenOffice的知识产权则属于甲骨文公司,红旗2000只是表面加了一个外壳。被查出“假国产”的红旗RedOffice也被挡在了“核高基”项目门外。


  与此同时,拥有20%市场占有率的金山WPSOffice的市场业绩也几乎来自于政府采购。而所谓政府采购支持,其实就是政府出钱养着。永中科技方面负责人就曾坦言,“永中科技自创立以来多靠国家资助过日子。”


  业界普遍认为,政府对国产软件的采购行为,从本质上首先还是期望这些软件企业能够存活下去,然而,如果仅靠政府支持就期望获得长足的发展,对于任何一家软件企业而言,都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正如金山WPSOffice,尽管政府的支持力度并不算小,但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它在市场上的占有率依然相当有限。”有业内人士如是说,而最根本的原因,则是“国产软件都在政府的襁褓里面待太久了,失去了积极参与到市场竞争的能力”。


  金山游戏CTO陈飞舟对此表示,“中国企业需要做的是学会在现状中找到突破口。就像谷歌,搜索引擎是免费的,但是上面可以做广告。”


  现在的永中软件似乎也想到了陈飞舟所说的观点。接过了永中科技衣钵的永中软件仍坚持开发新产品,并在2011年2月22日推出主打新品网络版Office。据悉,其网络版Office依然保有永中Office的传统优势——支持多系统跨平台使用,并希望以此“挑战微软”。